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9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4 Reads)
一 四月,天空清淡,生機盎然,人間四月天,沾滿春天的露水,一片芳菲。櫻花綻放四散飄香的季節,我的牽掛與祝福早已融化在四月的煙雨中,為你傳遞這一季的祝願。 暖暖的陽光,落影入水,清涼的水波,滑過心房。花瓣隨風飄,鼻尖的呼吸,有著浸人的香。畫一張屬於你的笑臉,放進總也寫不完的故事裡,慢慢沉澱。 夢裡花落,落敗紅塵,紅塵遙望幾縷相思愁。風過無語,灑下一竄水滴,是淚還是雨?劃過額頭的微風,開始觸碰,漸漸感動了我們。 在水一方,盈盈清淚,輕透胭脂,無語獨望,雲淡風輕。輕撫瑤琴,婉轉間流淌的思緒沉澱在茗香殘留的唇間。已成舊曲的的吟唱裡,有什麼可以打動彼此的心房? 我安靜地循著春天的腳步,在暖風中,悠悠的心語,幽怨的情愫,繾綣的思念,在淡淡的玫香中獨舞憂傷。在如詩般的夢幻季節裡,我們踏著愛情的青春節拍一路走來,沒有浮躁,沒有淺薄,有的是彼此深情而堅定的眼神;沒有奢華,沒有游離,有的是來自指間淡淡的溫柔。 清風微涼,煙雨紅塵,往事如風,望盡天涯,誰惜紅顏傾情?溫暖磅礡旳午後,我再也看不到你迷夢繾綣旳眼神,告訴我你下一秒想念誰?我想知道,那個熟悉的路口,曾經有你斑駁足印的地方,花瓣是否積滿香徑?我更想知道,年月日依次變換了數字,你還會佇立在原地嗎? 四月的花瓣雨,暮色四合時那一抹淡淡霞染,光暈將你的輪廓清晰的縷刻進了記憶裡。荒蕪的過去,落寞的繁華。我們依舊,誰也不是誰的誰。那個熟悉的身影,如今已經幻化成了泡影。於是,泛黃,然後,消散。 我不知道我還可以守候多久,或者說,我還要等你多久,一天,一周,一月,一年,還是一輩子? 二 風來了,她吻過我的淚。雨來了,她吻過我的唇。你來了,吻過我的眼眸,吻定我的一世情。 你總是對我說:“悠悠,你真美!”,可你知道嗎,我是因你而美麗,因你而可愛。你給予我一份美麗的愛,因此,今生因你而而精彩,因你而美麗。 清風拂過,花瓣飄落入溪,隨水而去。隨風的思緒,是因為美麗的想念在流動,一縷柔情,在想念裡穿梭。紛飛的美麗,如一聲歎息,淡淡的憂傷,站在眉梢,飄落成前世今生的思念裡。 我只是一個貪戀溫暖貪戀紅塵的女子,我希望有人疼,有人愛,有人包容,有人抱著我睡,有人讓我撒嬌,有人可以為我做飯,有人可以誇我乖,有人能陪在我身邊;有人能過馬路的時候拉著我的手,有人能給我安全。有人喜歡帶我逛街,穿高跟鞋走累了都會有人背;我也希望,有人可以陪我平平淡淡的安度下半生,在我開心時有人同我分享,在我難過時有人與我分擔,在我進入夢鄉時有人會給我一個吻。在今生,讓我為你記錄每條皺紋下的迷戀,讓我為你譜寫最美的頌歌。我只願,今生今世有人相隨,讓我陪著你安安靜靜的直到老死,這樣我就足矣。 歎紅塵,念往昔,思緒在空漫裡搖曳婉轉,指尖劃過吟筆幽思。悲傷,還在延續,回憶,還在散播,夢的天堂,已經看不見。 我依舊悄然的倦縮在角落裡一遍又一遍的回憶著你,柔柔的想你、念你,在每一個瞬間,彷彿你就在我的眼前,就在我的身邊,心裡充滿了濃濃的愛意。如果,塵埃落定,紅顏不再,我想我一定依舊還會念著這樣的一個你。 我想,如果沒有遇見你,我將會是在哪裡,如果沒有遇見你,我又會怎麼過?是否還會有酒澆不盡的相思,是否還會有煙燒不掉的寂寞?是否還會孤獨的停留在等待的渡口?是我錯遇了你,還是我走錯了路口? 且聽風吟,淺唱憂傷,君此一去,別夢依依,天高路遠,煙鎖重山。若可以,且讓我,托一朵皎潔的浮雲,許給你一世柔情,許你一世安然的幸福。 湖邊,湖邊,風輕輕;湖岸,湖岸,景依然。我,一個人。止不住傾巢而出的眼淚,無聲的在風裡飄,只有一絲憂傷的空氣伴著我…… 三 窗外,雨紛飛,花飄落,微風輕輕吹過。 捲簾攏,訴情衷,想君時,心顫動;花飄落,瓣瓣成傷,柔情繞腸;如絲的細雨,飄然而落。淡淡煙雨,濃濃愁,只是將思念和著淡煙薄霧揉碎在文字裡。定格在一段有你的歲月中,讓生命充滿想往和思念,這樣的日子彷彿無數的光環在一個不遠的地方,不時的頻頻向我招手。 一襲白衣,倚在窗前,任風吹起窗簾,拂在臉上,擾亂那本就感傷的思緒。伸出雙手,風從指縫流走,帶走了指尖僅存的一抹溫度。紛飛的雨絲飄落臉龐,分不清哪是雨哪是淚,淡淡的涼意,浸入骨髓。寂寥的人行道上可以清晰的聽見路人凌亂的腳步聲,忽快忽慢,自由行走。那朵朵桃花依然盛開,不經意間,風吹落了花瓣,一片片,一瓣瓣,似不食人間煙火的天使,墜落在有情人的心間。那種淡淡的情,那種淡淡的美,清新而自然,溫暖而馨香,讓它永遠留在人們心間。 打開窗子,窗外,雨水幽幽,雨聲打破了屋裡的寧靜,一個孤影站在巨大的珠簾前,顯的那麼孤單,那麼渺小,此刻,越發的想你。我在等待著那期待的身影,長長的渴望沿路伸展,不知可否叩響你的心扉。風依舊是原來的樣子,只是我的等待是日漸憔悴,滄桑的容顏漸漸模糊。聽一首歌,念一座城;吟一厥詞,叫一個名字。看一張照片,守候著你的頭像,問蒼天,為何幾百萬次的回眸,為何今生又匆匆錯過?我哭,依舊淚水雨下,只是再也不能將那多情的兩滴,拋灑在你溫柔的臉上。 望著雨,你可知道,我的心,已幻化成雨絲,纏綿在紅塵。絲絲微風吹起柔柔的心疼。驚鴻,夢醒。落英繽紛,芳菲散盡。眼前那片片落花飛揚成殤,斷了思念,斷了企盼,那些曾經的過往,都成了夢裡的風荷,搖曳的心事,隨風飄遠。 穿著長衣,站在走雨裡,任憑雨絲飄落肩頭,潮濕著心緒。風兒輕輕吹來,拂過我的心尖,撫摸著我的碎發,絲絲纏繞。思念,如這雨絲,透過紅塵的世俗,清雅寧靜,時時零亂著我的清夢。不由的讓我心碎,更是心醉,突然間,落葉紛飛,舞動的,是指尖間的風。 醉後的世界,繁華依舊,孤單的影子沒有了誰。 休息時刻,閉眼剎那,彷彿看到你的身影,頓然,濕了塵世,也濕了眼簾。無語,獨望,淚千行,灑一地。低頭,靜坐,有淚輕輕的滑落。又是誰,對倚窗外,輕敲鍵盤無力的文字,傾聽雨聲瀟瀟? 雨,越來越密。我把寂寞拋在一邊,站在思念的窗前,向著你的方向,靜靜地想你,想你在春雨中,美麗的景致,更易勾動人的思念情懷。美麗的景致,更襯托出那些蒼涼的美。 夢裡,你在眼前,醒時,你卻在心裡。寂寞如籐,悄悄爬上心頭,雨水,將外界隔離,咫尺天涯。 四 當暮色漸濃,華燈初上。溫柔的夜幔輕輕地拉開,夜色籠罩上一層浪漫的氣息,有些詩意,有些迷離。群星吐著清幽的亮光,清麗的月兒躑躅於雲間,溫柔纏綿的春風親吻著整個世界,隨後,便帶著春天的清新,越過高曠清碧的天空,從沉靜的樹梢穿過,在颯颯的響聲中落下了陣陣的歡愉。 某個夜晚,我們穿越十字路口紅綠燈時,相互拉起了手,開始向對面奔跑。那一刻,我們像生出了美麗的翅膀,奔向幸福的彼岸。 風輕柔,月清明。訴幽夢,與君同。耳邊飄來一陣鄧麗君迷人的歌聲:“月兒象檸檬,淡淡的掛天空,我倆搖搖擺擺,相逢在月色中……”冥冥中,一首哀傷的歌,迴盪在空中,熟悉的韻律,熟悉的場景。這首歌讓我想起了,我們曾經在月色下,你輕輕輕的擁著我說:“悠悠,不哭,乖,有我在,一切都會好起來……” 我喜歡在這樣的夜晚,靜靜地想你。每天從夢中醒來,你的名字會填滿我思維的縫隙,每夜臨睡前,想你成了我最美的瞬間。我想你在朗月下,我想你在黃昏裡,無邊的守望把黑夜點燃,天涯再遠,遠不過我的思念。 此去經年,我依舊在每一個月色如水的夜晚,佇立渡口,攬一懷殘月,掬一捧流水,拈一瓣落花,吟一闋清詞…… 你走進我的夢鄉,濃濃的燃起那太多的渴望,我們踩著如水月光,沒有前世的約定,只有今生的相遇。在芸芸眾生裡,兩個人,就像遠空裡的兩顆星星,各自在黑夜裡寂寞地亮著。穿越雲被遮蓋的星際,嬉戲尼羅河那迷醉風光。撩起那溫熱河水,細細為你擦洗忙碌的憂傷。 月溶溶,情悠悠,念長長,思綿綿。枕著你的名字入眠,柔情萬種,安然入夢吧,咫尺天涯,相依相偎在這美好的月色中。一如你的雲朵飄逸,化為愛情故事的美好饋贈。 窗外傳來濤聲依舊,不捨晝夜。用一種彼此的簡樸氛圍流住我們曾經的美麗,告訴你海在遠方,告訴你天邊那顆再亮的星辰就是我。 記得,曾經你對我,你希望有那麼一天,你彈琴,我伴奏; 記得,曾經你對我,你希望有那麼一天,我寫詩,你題詞。 記得,曾經你對我,你希望有那麼一天,你唱歌,我伴舞。 愛綿綿,戀纏纏,問情何以路漫漫?瑟瑟的涼風吹在心頭,喝一杯塵世的紅酒,和著眼淚一起下肚,親愛,寫一個愛字在左手,寫一個念字在右手,這一生,愛你一萬次,夠不夠? 窗外,一顆流星劃過夜空,記憶的這一道亮痕。再一次鍍亮那道痕跡,鍍亮那一道美麗的青春往事! 低眉間的清愁,如水般細訴相思。輕輕一碰,便流淌進無盡的遙望之中。紅塵三千,悄悄落下一滴相思的淚。千年幸福,千年守望,前塵後世,三生盟約;前世今生,一段深情;傾城回眸,只願為君醉!

| 4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3 Reads)
她穿著一件白色高領毛衣,毛衣外面罩著一個水藍邊的毛馬甲,柔軟微黃的頭髮被紮成了一束垂在腦後。看起來像一個初中生。甚至有些像peasant。臉白的發光,我以為夢見了上帝,不美不驚艷卻說不出來的讓人覺得聖潔。這樣的氣質是我花多少錢添丁加料也做不到的。我是如此想念她。 我說:“以為你會妖精一樣的回來,沒想到還是” 她的表情和神態我永遠描繪不出來,不濃不淡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那麼懾人心魂,半透明的白玉肌凸顯出來兩片嘴唇,她說:“我的心和身體已經共鳴了”甚至有些調侃,我想了很久這句話,直到我醒來,我想哭又有些語無倫次。直到我完全清醒,我知道這句話實際來自我自己。 我很少渴望一個人,甚至從來沒有過,但一旦渴望起來,我便被牽制的身不由己。我會發瘋一樣地想得到她。所以在一個狹窄的陽台,滿是午後的陽光,空間上的侷促讓她擺在我面前無處可逃,我喜歡自己這樣的場景設計。狹小並且有光。我面對著她,她變得親切而善談。 醒來之後我發現什麼都沒有。一個尋常的週末,我穿著昨晚睡覺前故意穿上的絲襪。喉嚨干疼,再也睡不下去。我努力回憶一些支離破碎的片段,竭力記住那句不知道來自誰的話“我的心和身體已經共鳴了”

| 14 July,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某街頭飯店 走進一間房,四面全是牆,抬頭見老鼠,低頭見蟑 螂。   某學校教室 走進一間房,沒剩幾根梁,四處是地洞,進出可穿牆。  某工人活動室 走進一間房,別提多骯髒,臭蠅頭上飛,屎尿腳下淌。   某領導家中 走進一間房,金碧又輝煌,珠寶鏤椅凳,金邊包玉床。

| 7 July,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她穿著一件白色高領毛衣,毛衣外面罩著一個水藍邊的毛馬甲,柔軟微黃的頭髮被紮成了一束垂在腦後。看起來像一個初中生。甚至有些像peasant。臉白的發光,我以為夢見了上帝,不美不驚艷卻說不出來的讓人覺得聖潔。這樣的氣質是我花多少錢添丁加料也做不到的。我是如此想念她。 我說:“以為你會妖精一樣的回來,沒想到還是” 她的表情和神態我永遠描繪不出來,不濃不淡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那麼懾人心魂,半透明的白玉肌凸顯出來兩片嘴唇,她說:“我的心和身體已經共鳴了”甚至有些調侃,我想了很久這句話,直到我醒來,我想哭又有些語無倫次。直到我完全清醒,我知道這句話實際來自我自己。 我很少渴望一個人,甚至從來沒有過,但一旦渴望起來,我便被牽制的身不由己。我會發瘋一樣地想得到她。所以在一個狹窄的陽台,滿是午後的陽光,空間上的侷促讓她擺在我面前無處可逃,我喜歡自己這樣的場景設計。狹小並且有光。我面對著她,她變得親切而善談。 醒來之後我發現什麼都沒有。一個尋常的週末,我穿著昨晚睡覺前故意穿上的絲襪。喉嚨干疼,再也睡不下去。我努力回憶一些支離破碎的片段,竭力記住那句不知道來自誰的話“我的心和身體已經共鳴了”

| 30 June, 2012 | 一般 | (4 Reads)
我曾鍾情於黃山的松,也曾流戀於長白山的白樺,可是,最讓我刻骨銘心的卻是那不朽的胡楊! 沙漠綿延,沙海茫茫,平填了萬畝碧湖,千里青河;吞噬了無數鐵血的男兒,斷送了無數柔情的女子;城郭坍tan廢,村莊消失,萬劫不復中只有胡楊--神奇、傲岸地聳立在無邊無際的沙海中。生者蒼翠挺拔,春滿生機,秋染斜陽;死者孑然挺立,不卑不亢,傲視風暴;任歲月滄桑,任大漠迷茫,她始終堅守著夢中的家園。 胡楊是沉默的,沉默是一種珍貴的不可多得的品質,沉默的胡楊是無語的宣言,挑戰沙漠的宣言,它以生,一千年不死的綠意,死也一千年不倒的精神,倒也一千不朽的骨骼,懾震著沙漠。沉默的勇士是不可摧毀的,我相信沉默的力量。滄海桑田,歲月作證,沙漠的死亡之神,永遠也無法滲透胡楊的靈魂。在語言也無法觸及的靈魂裡,潛藏著怎樣的智慧和力量?沉默的胡楊給予我無知的亢奮,也將我世俗的愚昧的慾望一點點淹沒,它讓我的靈魂得以提高和昇華。 胡楊孤寂而神秘,它以一種絕美的姿態,在沙漠站立成一道絕世的風景。它讓我心潮澎湃、心靈震撼。那是一種刺破心扉,深入骨髓的震撼。不倒的胡楊透露出堅韌和剛毅,讓人崇敬和仰望,震懾著萬物和生靈。縱橫於死亡之海的人都會被它不屈的精神和頑強的生命力所折服,這種折服足以使他們以滴血的姿態與胡楊融為一體,真切的感悟生命的絕唱。 仰望死去的胡楊,就如同瞻仰一座英雄的豐碑,它讓人熱血沸騰,心靈顫動。我不是基督徒,但在胡楊不倒的軀體面前,我卻要以一個基督徒的虔誠向她頂禮膜拜。人有一種死不叫死,而叫作萬古,樹有一種枯不叫枯,而叫作千秋。胡楊雖死,精神萬古,胡楊雖枯,豪氣千秋!

| 9 June,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村口的老婆婆    作者 塗湘奇(塗相奇) 那一年她的兒子 被抓走去了東南邊 她哭啊愁啊盼啊 整整五十多年 花開了一次又一次 月圓了一天又一天 燕子去了又回來 冬天去了又春天 她朝朝在村口等待 她暮暮在樹下思念 據說她的兒子 在這個地方被抓走 據說有好多次她把過路人 當作她的兒子水生 而今她頭髮完全斑白了 而今她兒子沒有再回來 而今她不再去村口 而今她不再去樹邊…… (後記:淺淺海峽,長長等待) (塗湘奇作於浙江龍灣甌江QQ407973408)

| 7 June, 2012 | 一般 | (4 Reads)
看過電影《雲上的日子》,就記得這麼一句台詞:“有些味道會永遠貼著你的肌膚。”有些銷魂,又特別妥帖。人不在了,味道還在。任時光逝去,即使不再重逢,也無法改變曾有過交集的事實,就像七夕說的,總有些過去的痕跡留在現在的生命裡。 看雪小禪的文字,特別的想說出那種味道,是惆悵?是驚艷?是旖旎?是薄涼?是寂無聲?是……都是流年味。在這個有風的日子裡,我的心情只是想讀這樣的文字。記憶像寂寂的木門被打開。撲面而來的是一股味道,流年的,熟悉的,也是詭異的。就那樣直抵內心深處。我很想表達我的感覺,可我的語句那麼遲鈍。這歷史世世代代,你為別人抒寫,我為你抒寫。就如你所寫,愛情有時候也是往事裡用來抒寫的一筆,而這生命長長短短,也不過一種種味道的堆積,或寫了出來,或沒有,都將隨風而逝。 你總能把所觸所感表達的那麼恰到好處,絲絲入扣。就像你身上真的曾有過那麼多痛感,世間的愛情似乎都與你有關。你說,"我不斷重複地抒寫著愛情的熱度,其實想用半生繁華和旖旎文字做成露水,來滋潤寂寂無華的花枝,使人生或愛情開出浮世中妖艷的花來,不至於滿目荒愁。”台灣隱地說,“如果把我們流在血液中的愛情抽走,我們的身體會走樣……至少要有一顆愛情的心,身體才會保持輕盈,請讓愛情與我們同老。”或許你只是不想世俗、庸碌地過一生,此刻,我想把你說的話還給你:有愛情那是錦上添花,沒有愛情你也是一塊錦。 這特立獨行的小半生妖嬈,多少流年往事被你反覆咀嚼,每次都會有不同的味道,兩不相厭。就像我反覆地翻看你的文字,竟發現我越來越多地與你相同。我不知不覺地看你看過的書,聽你喜歡的歌曲,看你喜歡的電影,喜歡你所喜歡的女演員。我亦喜歡你靜靜的姿態,總有那麼一刻感覺時光靜止了,就剩下那些斑駁在角落、交錯、若隱若現的味道。這人生就在這邊走邊眷戀又略略惆悵中生動著。 讀你是舊時光裡一塊綢緞,你總喜歡那麼涼又那麼前世的事物,蘇州河、銀質器具。你說,張愛玲說好的,你都說好。而我,你喜歡的,我都喜歡。就那樣默然跟隨了。 我甚至覺得,現在正在敲打的細明體真的不配你,應是白紙上靈動飄逸的黑字。你是我這寂寂歲月裡添光加彩的存在,都是況味,都是美。林語堂曾寫過一篇《秋天的況味》,那是我認為最有味道並喜歡多年的散文,但是你有你的煙花,你的薄涼!我亦滿心歡喜。

| 2 May,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九月,新的開始 九月的雨帶走了六月的流螢。坐上車,我踏上旅程。窗外,雨淅瀝地的下著,打在玻璃上,急速滑過,留下蕪雜的軌跡。沿著軌跡,我的手指在玻璃上滑著。我想:我的軌跡又是這其中的哪一條呢? 懷揣著由農村通往城市的通行證,我來到美麗的揚州。下車,一個人站在偌大的校感到無比的茫然。通行證?——通知書,通知書——通行證,為了這個艱難的轉變,我奮鬥了多少個日日夜夜!我流過汗,也流過淚。現在,我站在了這裡。獨自辦完各項手續,巨大的孤寂湧上了我的心頭。晚上,我在日記裡寫下:“我如同一粒煙塵沉沒在此,從今天起,揚州,我要在你的天空下成長!” 浮萍,沒有方向 突然間,覺得自己就像水中的浮萍,沒有了放向,隨波逐流。高中的生活就如緊繃的弦,彈的很響。可一到大學,弦突然就鬆了。我不知道如何彈響這鬆弛的弦,也不知道怎樣把弦上緊。在高中,弦鬆了,有老師給你去上緊;你不會彈,老師拿著你的手教你彈。大學裡,一切都變了!這一切都要由你自己去做! 課餘的時間更多了,可以自己選擇去做的事也多了,可我卻迷茫,不知如何選擇。我失去了方向,就如同那一葉浮萍,漂泊無依。 夜,獨自唱響 宿舍,我曾想把它當作家的地方!可它帶給我的不是溫暖,而是無盡的冷漠!我努力地想把舍友團結在一起“我們來自不同的地方,有緣聚到一起。在這裡,我們將生活三年。所以我們要團結在一起,把這個宿舍當作家!”面對我的努力,他們只是漠然。我很苦惱!宿舍的氣氛壓抑的如同四個隔離的小世界。在這樣的環境中我睡不著,想到以前朋友和諧的相處… 我的淚,在黑夜中唱響。 我依舊想改變!我希望他們多說話,多交流,還沒等我說完,一個舍友就潑了盆冷水“這樣的氛圍很好呀,大家各忙各的,我喜歡!”我,還能說些什麼呢?我害怕回去,害怕回到那個我想把它當作家的地方!空閒時,我寧願在外面漂,寧願一個人滿校園晃悠,也不想回去。刺骨的寒風吹醒了我:原來我們來自不同的省市,不同的民族。之間的隔閡就交給時間去風化吧! 帆,終要定方向 沒有方向的帆,什麼樣的風都不會是順風。在海上漂泊久了,也累了。我努力地想駛向成功的彼岸,可它依舊遙不可及。因為我沒有帆!面對風吹無向,我必須立好帆,定好方向。接下來就是準備,準備!我堅信終有一天,我的順風會帶我乘風破浪,直驅成功的彼岸! 文章來源:按摩中國 ◆ 關注亞健康 |Hardblogger | 等到落地時...... |滴天居士說命理.風水 | Guardian's Weblog Specials |首兒健高門診部BLOG | 水格BLOG |子宮頸癌與尖銳濕疣治療 | 大林白話 |劉依博的BLOG |

| 30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九月,新的開始 九月的雨帶走了六月的流螢。坐上車,我踏上旅程。窗外,雨淅瀝地的下著,打在玻璃上,急速滑過,留下蕪雜的軌跡。沿著軌跡,我的手指在玻璃上滑著。我想:我的軌跡又是這其中的哪一條呢? 懷揣著由農村通往城市的通行證,我來到美麗的揚州。下車,一個人站在偌大的校感到無比的茫然。通行證?——通知書,通知書——通行證,為了這個艱難的轉變,我奮鬥了多少個日日夜夜!我流過汗,也流過淚。現在,我站在了這裡。獨自辦完各項手續,巨大的孤寂湧上了我的心頭。晚上,我在日記裡寫下:“我如同一粒煙塵沉沒在此,從今天起,揚州,我要在你的天空下成長!” 浮萍,沒有方向 突然間,覺得自己就像水中的浮萍,沒有了放向,隨波逐流。高中的生活就如緊繃的弦,彈的很響。可一到大學,弦突然就鬆了。我不知道如何彈響這鬆弛的弦,也不知道怎樣把弦上緊。在高中,弦鬆了,有老師給你去上緊;你不會彈,老師拿著你的手教你彈。大學裡,一切都變了!這一切都要由你自己去做! 課餘的時間更多了,可以自己選擇去做的事也多了,可我卻迷茫,不知如何選擇。我失去了方向,就如同那一葉浮萍,漂泊無依。 夜,獨自唱響 宿舍,我曾想把它當作家的地方!可它帶給我的不是溫暖,而是無盡的冷漠!我努力地想把舍友團結在一起“我們來自不同的地方,有緣聚到一起。在這裡,我們將生活三年。所以我們要團結在一起,把這個宿舍當作家!”面對我的努力,他們只是漠然。我很苦惱!宿舍的氣氛壓抑的如同四個隔離的小世界。在這樣的環境中我睡不著,想到以前朋友和諧的相處… 我的淚,在黑夜中唱響。 我依舊想改變!我希望他們多說話,多交流,還沒等我說完,一個舍友就潑了盆冷水“這樣的氛圍很好呀,大家各忙各的,我喜歡!”我,還能說些什麼呢?我害怕回去,害怕回到那個我想把它當作家的地方!空閒時,我寧願在外面漂,寧願一個人滿校園晃悠,也不想回去。刺骨的寒風吹醒了我:原來我們來自不同的省市,不同的民族。之間的隔閡就交給時間去風化吧! 帆,終要定方向 沒有方向的帆,什麼樣的風都不會是順風。在海上漂泊久了,也累了。我努力地想駛向成功的彼岸,可它依舊遙不可及。因為我沒有帆!面對風吹無向,我必須立好帆,定好方向。接下來就是準備,準備!我堅信終有一天,我的順風會帶我乘風破浪,直驅成功的彼岸! 文章來源:張靚穎的BLOG |小羽星空 | 遠遊無處不銷魂 |仁者醫術 | Writer's Edge |齊拉婚禮花藝設計 | 守望°福州人的部落格o |綠茶好心情的BLOG | 輕吻那縷勿虛勿實的光芒 |談歌的BLOG |

| 29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“給我一剎那,對你的寵愛。給我一輩子,送你離開。”這是滄海對一隻蝴蝶曾有過的愛情誓言。此刻的蝴蝶已遠離了滄海,曾經相愛過的滄海與蝴蝶已成陌路。只是在不經意間,蝴蝶會想起成為深深烙印的滄海。 這個靜謐的夜晚蝴蝶又在回憶。 當日蝴蝶相信著這些誓言。這是一隻不太經心的蝴蝶,她只看到了誓言的前一句而沒有注意到後一句的“送你離開”。單純的蝴蝶相信用一輩子的時間去送她離開只是表面,實質是深愛她一生。 蝴蝶簡單而快樂,她只有幾歲,還很幼稚。 而滄海已經經歷了幾千年的風霜。在時光的輪迴和歲月的磨礪中才慢慢變成永遠也看不到盡頭,覆蓋著無窮內容的滄海。 蝴蝶在沒有飛到滄海的身邊時,沒有目標的玩著。只是在一次的遊玩的途中看見了滄海。遠遠看去,滄海無邊無際,涵蓋了太多的內容。這一切令她著迷。她終日流連在滄海的身邊。滄海並沒有去在意她。她太渺小了。滄海永遠在那回憶,在沉思。只是他的回憶太深,太久遠。他思考的問題,他要尋找的問題答案太深奧。誰也無法去琢磨透滄海的內心,也無法知道滄海的心在哪裡,只是在猜測,也許是在海的中央。只有滄海自己才明白,歷盡千年的風雨,他早已失去了完整的心。只有一個滄桑而堅硬的心殼。 也許是太寂寞的緣故,滄海開始慢慢注意蝴蝶。 這是一隻很素的蝴蝶,只有黑白兩色,在翅膀的邊緣有著一圈淡淡的藍色。蝴蝶告訴滄海關於春天裡花的妝扮以及夏夜裡秋蟲的呢喃,還有深秋早晨落葉身上的眼淚和冬日裡那明媚而溫暖的陽光。 蝴蝶在輕輕在說,滄海靜靜在聽。不知道從哪天起,滄海開始喜歡上了蝴蝶。而蝴蝶早已迷戀著滄海的深沉與滄桑。她一直停留著,已不想再飛往別處了,在她的心裡,有滄海就有足夠了,有滄海就有了一切,滄海只要付出一點點的愛就能令蝴蝶心滿意足。她並不貪心。 時間慢慢過去了。她越來越愛滄海,迷戀著滄海,無力自拔。有時甚至覺得,這份愛是從她的前世就開始的,持續到了今世 蝴蝶愛上滄海,這只是一段沒有結局的無望的愛。 滄海在愛蝴蝶的日子裡,時常憐惜地看著她。他看著她在他的身邊翩翩飛舞著,心裡去在歎息著她的輕盈與柔弱。能愛她多久呢?他有時也會這樣問自己。 誰讓蝴蝶是如此的弱小呢? 她付出了她全部的愛,可是在滄海的眼裡卻是微不足道的,他並不在意那點愛。他有著豐富的內涵,蝴蝶根本就無法去看懂他,猜測不出滄海的內心,在滄海的深沉下她被襯托得異常單薄。 幾千年的差距,對蝴蝶而言,這是一場絕望的愛情。 漸地,滄海開始改變,不在聽她的述說,他對花朵,陽光與落葉失去了興趣。蝴蝶用全身心來愛著滄海,也無法喚回曾經享有過的寵愛。在滄海的冷漠中她看到了即將降臨的結局。 那個夜晚,蝴蝶終於可以讓自己去面對這些改變,她傷心的哭著。於是也就明白了無論怎樣的努力,她永遠也飛不到滄海的心中,只因她的單薄與他的豐厚。 愛情消失了,她決定離去。“因為愛你,所以才要離開你。”當蝴蝶對滄海說出這句話時,她的眼淚滴落在了滄海的懷裡,滄海沉默著。滄海愛過她,對她而言只是一個美夢,當天亮到來的時候,美夢醒來的時候,滄海依舊是滄海,他的內涵更加的豐富,蝴蝶依舊是蝴蝶,只是失去了她的心,她把心放在了滄海的無垠中。 當心被融化的那一刻,她終於明白了一個道理:蝴蝶飛不過蝴蝶飛不過滄海——美麗的東西常常不能持久,無法永恆,是一種很悲觀的說法。說出這句話的人,可能在現實中有悲觀,失意的傾向,所以做此悲音。 文章來源:謝有順的部落格 |容忍比自由重要·孟德死鳩 | 美妞兒的BLOG |黎勇的部落格 | 張娜的部落格 |飛翔︾健康伊甸園 | 李宇春的BLOG |【=SHINE-R的窩窩】 | 馬瑞芳的BLOG |健康博覽的BLOG |

Next